首页|宣传部简介|综合新闻|部门动态|院系新闻|媒体河科大|河科大官微|河科大人物|魅力河科大|影像河科大

“严”师——罗传伟

2005年04月07日 00:00 宣传部 点击:[]

她很平凡,小小的身材,朴素的衣着,融入人群很难会引起注意;她很伟大,无数个学生在电话中、贺卡上、信件中都尊称她为“母亲”、“妈妈”。

她就是我校外国语学院日语教研室主任罗传伟教授。罗传伟教授,年逾花甲,执教36年,曾获得过河南省教学名师奖、河南省劳动模范奖、河南省巾帼建功标兵奖。

春华秋实,罗老师送走了一届又一届的青年学子,寒来暑往,她迎来了一批又一批年轻而又新鲜的面孔——他们有的是刚踏进大学的学生,有是的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同事。在他们与罗老师的接触中,感受最深的是,罗老师对年轻人要求特“严”,当然对自己要求更“严”,可以用这样一串词来形容她——“严厉”、“严格”、“严谨”。

“罗老师批评人很严厉,让人无地自容,刻骨铭心,再也不敢第二次犯同样的错误。”

刘红霞是日语011班的学生,她深深地记得,刚上大学不久,她因在上课路上拐道去买作业本迟到了几分钟,下课后,罗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问“‘刘红霞,今天为什么迟到?!’‘我去买作业本了。’我很不在乎地说。‘买作业本就是理由吗?’正当我心里老大不愿意时,罗老师看出我没有认错的意思,就猛地提高嗓音,‘同学们,买作业本就可以迟到吗?’‘不可以’同学们齐声说。我当时尴尬极了。”“原则性问题,大家都很清楚的道理,希望不要让我多讲,这不仅降低了你们自己,对我也是一种浪费。”“罗老师就是这样,批评人很严厉,让你在内心里感到,再不能犯这样的错误了!”

张鹏举是日语012班的学生干部,他因班级工作,学习受到了影响。寒假离校前,罗老师把写给张鹏举父母的信件让他带回去,信件中不仅有张鹏举同学在学校的情况反映,还有在教育子女方面的一些建议,另外,罗老师还为张鹏举布置了明确的家庭作业——“把前三册所学的单词、语法全部复习一遍”,并要求家长监督完成。

张鹏举说,大学生有寒假作业,这让许多人是难以想象的,但罗老师就是这样,对学习成绩滑坡或成绩不好的,不仅布置假期作业,还要求家长配合搞好教育和学习监督。为使这项工作不流于形式,保障每一个学生都不掉队,她要求家长的信件上必须盖有学生父母的印章。张鹏举由衷地说:“这种特殊的批评教育方式逼着我们不得不对大学的学习来个彻底的反省。我们学习成绩不好,她着急呀!”

“批评也是一种教育,罗老师能严厉的批评我们,说明她‘爱之深,恨之切’”日语001班的许多同学都这么说。王颖是这个班上唯一未受到罗老师批评的学生,有一次在宿舍她很委屈地对同学们说,罗老师唯一不爱的学生就是她,因为罗老师从不批评她。说着还哭了鼻子呢!罗老师得知这件事后,专门在课间找到王颖,拍着她的肩膀柔和地说,“不是我不批评你,实在是因为你太优秀了。”

“从课程设置到教学内容,从教学时数到教学目标,罗老师要求都非常严格。我很敬佩她。”——日籍教师铃木

在外国语学院的办公室里,张发祥副院长告诉记者,罗老师担任日语教研室主任已经20多年了,上任不久,她就从教学内容上进行了两大改革:一是在一、二年级增加日语听力课,创设语言环境,使同学们尽早全方位的接触要学习的语言;二是在三、四年级增设研究生考试课程和日语教师必修课程,为将来要考研究生的学生和选择教师职业的学生早打基础,同时扩大多数同学的知识面。

对此有些老师不理解,他们认为,一年级的学生对日语了解甚少,开听力课是浪费时间,再说,许多兄弟院校一年级的日语教学都没有开设这门课程;他们还认为,将来考研究生的学生和从事日语教学的学生毕竟是少数,对广大同学开这些课程也有些浪费时间,另外,教研室老师力量不是很充裕,无疑额外开这些课,会加重老师们的负担。

罗老师针对这些疑问解释说,人才的培养必须与社会接轨,社会对人才的要求质量已经越来越高了,我们必须适应这种变化。给低年级学生压听力课、压内容,可以让他们产生紧迫感,不至于放松学习。同时可以使他们树立强烈的竞争意识,养成勤奋学习的习惯,及早为就业做准备。学生们刚入大学“门”,并不知道大学的学习是个什么样子,未来社会的竞争到底有多么的残酷。他们进了大学“门”,多数有放松一下的想法,加上这些孩子多是独生子女,各方面依赖性强,自制能力差,我们如果只是一般的教学管理,他们的学业很可能就会荒芜。“这些孩子们的前途是件大事呀!”

十多年来,每年都有2—3名日语专业的学生获得全国的比赛大奖,每年都有为数不等的学生考入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对此,罗老师高兴地说,“每每同学们拿着鲜花和礼物来表示感谢时,我们的幸福真是无以言表。”

四年级日语教学是由外教来完成的。他们能否能顺利完成教学计划,能否在文化的价值取向、生活理念、行为方式上正确的引导和教育学生,这是个很重要的人才培养质量问题。

罗老师作为教研室主任,深知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为此,她坚持听外教上课,并通过多种途径听取同学们对外籍老师教学的意见反馈,发现不良苗头,坚决评批制止,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铃木是一位日本中学的退休教师,在我校工作已经3年了,他说,“罗老师经常查看我们的教案,对其中有关文化的内容总是友好地与我们进行沟通。她的责任心很强。我很敬重她,她很会调动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我能在中国得到‘黄河友谊奖’,完全得益于她的支持和帮助。在中国工作我很愉快。”

“她严于律己,言传身教。要求年轻人做到的,

她首先要做到。她治学严谨,是我们的楷模。”

每天早上,您走进日语教研室,会看到斑白头发的罗老师同年轻人一起打扫卫生、整理物品,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和生活。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紧要办的事写在教研室的大黑板上。中午大家都下班回去了,她还要待在办公室里把已经办完的事从黑板上擦去,做一些下午的准备工作,困了,就在一张长连椅上休息一会儿。十多年了,这已成为罗老师雷打不变的工作习惯。

年轻的女教师阎嘉告诉记者,作为老教师,罗老师争挑重担,她上的课时通常是一般教师的2—3倍,年课时数达500—700个学时。 “没办法,教研室年轻老师多,他们既要上大量的课,还要提高学历。他们的压力很大。我多上些课,也算是帮他们吧。”

罗老师对年轻教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大学的教师不能只满足于当一个教书匠,更要成为学者。要成为学者,就要学会做学问。做学问要老老实实,要有吃苦精神。”罗老师除在国家CN期刊上发表25篇论文外,还著有《交际日语》、《日本人与日本语》、《日本语言与传统文化》等6部著作。合计近150万字。在超课时上课的情况下,她的科研多是利用晚上和假期完成的。

年轻教师薛山说,“在我刚毕业学作科研时,罗老师不仅为我制定科研题目,提供资料,还为我修改论文。有一次,我的论文在三次修改后,还要继续修改,我就泄气地说,算了,再换个题目吧!罗老师当时狠尅了我一顿、换骂我没出息!她说:‘一个人遇到困难,就放弃是懦夫行为,一个人没有吃苦精神是什么事也做不成的!’关键的时候,她总是用这样的话来刺激年轻人,让我们咬着牙走过作科研、做学问这一步。”

外语学院的副院长、年轻教师张喆说,“罗老师做学问,很严谨,看到有些年轻老师不肯吃苦,认为拼拼兑兑就是学问,她总是严厉的进行批评。我在罗老师的跨文化交际学课题下做了不少论文。许多都得益于罗老师的辛勤指导和帮助。”

在堆满教案、作业、各种资料的日语教研室里,罗老师告诉记者,“对年轻人‘严’是我的责任,‘严’对他们有好处。他们是未来,是希望,所以我总希望他们成长的更好一些。”

罗老师指着她经常睡的长连椅说,“这些枕头和棉被都是学生们偷偷送来的。我生活简单惯了,中午不回家,枕一些书,盖上衣服休息一会就可以了,但他们心疼我,在母亲节专门为我买了这些,还送了贺卡。”

罗老师欣慰地把贺卡给我看。“在母亲节来临之际,祝您身体健康,永远幸福。您的孩子因为各自的工作不在您的身旁,但我们也是您的孩子呀!”罗老师眼里噙着泪光说:“这些都是被我批评过的孩子们!”

记者 段会珍

上一条:幽默的政治课 下一条:喜欢才能做得好

关闭


河南科技大学官方微博
河南科技大学官方微信
新闻中心联系方式   地址:开元校区致远楼312房间   电话:0379-64278506   邮件:xwzx@haust.edu.cn
版权所有 2003-2015 河南科技大学 / 主办 河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 技术支持 网络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