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宣传部简介|综合新闻|部门动态|院系新闻|媒体河科大|河科大官微|河科大人物|魅力河科大|影像河科大

田虎伟:把“行政工作”当“科研项目”做

2017年03月06日 09:55  点击:[]

《庄子·外篇·山木》有云:“君子之交淡若水。”不知从什么时间开始对田虎伟教授慢慢熟识起来。他是河南科技大学发展规划处的副处长,经常会给《河南科技大学报》投稿。仅2016年校报就刊登了他两篇很有分量的、事关学校发展的文章《我校“十三五”事业发展规划的编制过程、内容与特点》《我校办学定位的演变及其含义》。

河南科技大学的发展离不开兢兢业业奋斗在教学、科研一线的专家、学者和普通教师,同样也离不开辛勤工作在管理岗位上的校领导、中层干部和一般管理人员。在田虎伟教授的身上,兼具了专家“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和管理干部“埋头苦干”的奉献精神。

他的人生和理想

出于好奇,我问了田虎伟教授这样一个问题:“您现在的生活理想和职业理想是什么?”他先是笑了笑,想了大约1分钟,然后讲了我校韩如岩教授和袁宝玉副教授夫妇退休后仍致力于作物栽培和玉米育种研究的故事,最后告诉我:“有时候生活理想和职业理想是一体的。现在的理想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在学术上有点建树,二是对学校的发展有所贡献。”

每天早上7点或晚上8点左右,如果你走进河南科技大学致远楼,或许会遇到田虎伟教授。如果你问他关于国内外高等教育的发展动态或关于学校“十三五”事业发展规划每个指标设定背后的缘由,他都会如数家珍般娓娓道来。

“今日的”他,你或许很容易就能感受得到。可是“小时候”的他、“求学阶段”的他、“初到河科大时的”他是什么样子的,却鲜有人知。在一问一答的采访中,我了解到,田虎伟教授1969年8月29日出生于河南省淅川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上小学时,他的家与学校隔着一条灌河,河上没有桥。每次上学,年幼的他都要光着脚板过河……上初中时,他为了挣学费和生活费,暑假期间,清晨四点多,他经常和同村的人一起上山采摘野山楂、山枣以及柏树上的“柏粮”。渴了,他就喝山泉水;饿了,就吃玉米窝窝头。下午,他边割青草,边放牛。有时候,他还挑着草药和芝麻叶到集市上卖。

小时候,家里缺钱,感冒发烧了,都是自己去山上采药,拿回家熬一熬,喝了治病。平时,他每天要在家和学校之间往返3个来回走12公里的路。奶奶告诉他:“上学是一条出路,有智吃智,无智吃力。”高中时代的田虎伟非常勤奋好学。每天晚自习结束后,他都要到路灯下坚持再学习一个小时。暑假期间,他曾到一个建筑工地搬砖、拎灰……他说:“有一回,我上下楼梯时,一根钢管碰了我3次,我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

1988年,他如愿考到河南大学教育系。之后,他陆续在华东师范大学、华中科技大学获得教育学硕士和博士学位。自1992年至今他在河南科技大学从事教学、科研和管理工作,如今,已经成长为一名中共党员、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河南省高等教育研究领域知名专家。主要研究方向为高等教育原理、教育经济与管理等。

以“教学”为立身之本以“科研”促教学

1992年,田虎伟大学毕业。父亲对他说:“家里没钱,你自己先顾着自己吧!”原本打算考研究生的他,应聘到了河南科技大学,成为一名教“科技写作”的老师。在之后的岁月里,他边工作,边学习,不仅取得了教育学博士学位,成长为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还成为学校不可多得的双肩挑干部。

2000年,田虎伟老师教过一个姓常的农业教育专业的女生,她原本非常羞涩、腼腆,试讲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跟着田老师在天津路小学实习了两个月之后,她的教态(眼神、体态等)大方自然,语言表达和课堂组织等教学技能快速提升。毕业时,她应聘到浙江省杭州市一所很好的中学任教。

他常年为本科生上《教育学》和《大学生职业规划》2门课程,还指导2-5名硕士研究生。教学方面,他把教学当作立身之本,不断研究、提高自身的教学技能、教学方法和教学策略。2002年,他主编出版了农业教育类专业教材《教学技能与教学方法》。

他坚持以“科研”促进教学的治学理念。他先后主持完成了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项目《混合方法在我国高等教育研究中的本土化》等12项国家、省厅等教改课题,在《高等教育研究》等教育类主流学术期刊发表《论课堂讨论的组织》等60多篇论文。其中7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教育学》《管理科学》《高等学校文科学术文摘》复印或转载,赢得国际学界同行的关注。2012年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州立大学混合方法研究中心主任约翰•凯莱斯万教授指派的博士生周玉春到我校,对田虎伟教授进行了专题访谈。

他不但心系河南科技大学的发展,还心系河南省高等教育发展全局。田虎伟教授主持《宪章时代中国高校目标管理机制研究》获2016年度国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规划项目资助。他主持的《河南省高等教育质量评估体系建设研究》是我校获得河南省教育科学规划重大招标课题立项的第一人。其研究成果先后获得河南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和河南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

把“行政工作”当“科研项目”做

2015年暑假的一个周末,田虎伟的“办公室邻居”、机关党委书记苏澎看到他还在办公室写材料,便打趣道:“都周末了,你不出去逛逛?”他说:“我正在写《部省共建论证报告》,时间紧、任务重,需要做的事儿这么多,我不聪明,只有勤奋了!”

从《河南科技大学2016年工作计划要点》中了解到,省部共建是河南科技大学的重点工作之一。实际上,学校于2015年4月已经启动该项工作。田虎伟负责部省共建材料的组织与撰写工作。在2015年4月-10月期间,他放弃节假日,自己动笔起草了长达2.5万字的论证报告即《部省共建论证报告——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与河南省人民政府共建河南科技大学》和《河南科技大学关于河南省人民政府与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共建河南科技大学的请示》等4份规范性文件,为学校最终成为省部共建高校打下了坚实的材料基础。

提起那段儿经历,主管部省共建的谢敬佩副校长跟原发展规划处处长孙乐民开玩笑时说:“你知不知道,田虎伟写材料都快把腰给累弯了!”2016年5月份,是推进我校部省共建工作的关键时期。5月24日我校邀请河南省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局相关处室领导和材料写作高手进驻我校,指导我校部省共建签约仪式的材料撰写工作。田虎伟连续2天与有关领导和专家一起商谈、记录、写作。5月25日下午6:30,材料基本写作完毕。连续两天“白加黑”的工作之后,当天晚上,他又坚持给周山校区的160多名学生上了3节课。5月26日早上,他发现自己起不了床了。在妻子的搀扶下,他勉强起来,弯着腰坚持正常上班,直到连续2个周末在床上躺了4天后才感觉稍微有点恢复。

《河南科技大学“十三五”事业发展规划》编制和发布同样是学校2016年度的重点工作。该规划全文约2万字,包括四个部分。其中,第二部分的主要指标共54项。每个指标的形成,他都进行了大量的调研、推算和预测。

以“专任教师规划为2400-2500(人)”这一指标的形成过程为例,就是综合六个方面因素测算而成的:一是根据学校2020年底的办学规模,经折算在校生为44900;二是根据2004年国家教育部颁发的本科院校办学条件合格标准提出的18:1的生师比;三是可以扣除占到最大专任教师总人数1/8的兼职教师人数;四是,2016-2020五年期间,学校退休的专任教师人数为324人;五是河南省人社厅核定的我校教职工总数为3192人;六是学校事业发展的弹性系数。

采访结束时,他说了这样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2月18日是学校开学第一天,行政人员要连着上七天班。个别人抱怨说,连着上七天班,想想就后怕!这其实是人格类型与职业不匹配的具体表现。我们不仅要把工作当作职业、职责来做,更要把工作当作事业来干!”(段笑蓉)

上一条:陈双臣:做顶天立地的农村科技工作者 下一条:马磊:将“海带缠潜艇”言论变成发明专利的“工科男”

关闭


河南科技大学官方微博
河南科技大学官方微信
新闻中心联系方式   地址:开元校区致远楼312房间   电话:0379-64278506   邮件:xwzx@haust.edu.cn
版权所有 2003-2015 河南科技大学 / 主办 河南科技大学党委宣传部 / 技术支持 网络信息中心